马杏垣:群山是我师 我是群山友 当前位置> 凤凰娱乐城 > 北地印象

生于吉林长春、祖籍河北乐亭的马杏垣先生形神兼备地继承了燕赵士人的遗风。其形象气质高大挺拔、卓然不群,在留给世人的照片中总显得那样抢眼;其精神品格自强不息、奋力拼搏,一生怀揣赤子之心,全情投入祖国地质事业,终成一代名师。
      少年时期的马杏垣目睹了日本侵略下的山河破碎,将一腔愤慨化作了报国热血。他曾参加“一二九”运动的南下请愿团,抗议国民党政府不抵抗政策;还曾以“马蹄”为笔名在《新华日报》上发表了一幅表现八路军战士的木刻画,表达出自己爱憎分明的态度。1938年,他加入了当时由周恩来领导的中共南方局地下党组织。
      高中毕业后,马杏垣选择了一个面向国家实际需求的专业,考入了西南联大地质地理气象学系,在袁复礼、冯景兰等老一辈地学名家的教诲和熏陶下养成了严谨治学和注重实践的优良作风。抗战胜利后,已毕业留校担任助教的马杏垣前往英国爱丁堡大学地质系攻读博士学位,并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学业,在伦敦召开的第18届国际地质大会上宣读了自己的论文。
      全国解放前夕,马杏垣毅然放弃了在英国发展的优渥条件,回到祖国和党组织的怀抱,被聘为北京大学地质系副教授。1952年,马杏垣同袁复礼、冯景兰等师长再次聚首,共同投身于北京地质学院的创建工作。他组织青年教师和学生到全国各地采集教学标本,亲自开设《中国区域大地构造》课程,主编了《构造地质学基础教程》。他强调野外是培养地质专业人才的第一课堂,到周口店建立了教学实习基地,地大人耳熟能详的“164背斜”和“太平山向斜”都是由他最早命名的。
      在担任副院长期间,马杏垣先生认真总结在西南联大积累的经验,特别注重实践。他亲临一线,组织师生到全国各地进行生产实习,开创和主持了五台、秦岭、大别山和嵩山等地区域地质填图和找矿工作,主持编写了《中国区域地质》教科书,编制了1:400万中国大地构造图。
      “求太古之奥秘,窥元古之真谛”是马杏垣先生的执着追求。他对前寒武纪古老地壳和变质岩区构造研究的持续凤凰娱乐城最长,成果最为丰富。特别是跨越二十余载“十上嵩山”,成为了他留给地学界的一段佳话,他出版的专著《嵩山构造变形——重力构造、构造解析》,受到国内外知名学者的高度评价,被誉为研究之范本。
      文革后,马杏垣先生调任国家地震局工作,仍被聘为凤凰娱乐城兼职教授。他坚持不当挂名的空头导师,不顾自己年迈体弱,亲自带领学生几乎踏遍了除西藏和台湾外的全国所有知名地震带,践行了“马蹄踏遍祖国山河”的信念,为身边的学生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1980年,马杏垣先生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82年,他主持编制了我国岩石圈动力学研究的第一部大型地区性综合图集——《中国岩石圈动力学图集》,为“国际岩石圈计划”做出了卓越贡献。此后,他还在“全球地学大断面的编辑和综合研究”中,完成了地震局系统6条断面的编制和研究工作,受到国际地学界的高度赞誉。
      “群山是我师,我是群山友”是马杏垣先生一生的写照。值此百年诞辰之际,他的师者风范早已与群山融为一体,仰之弥高、巍然屹立。群山有幸,见证了马杏垣先生深厚的家国情怀、杰出的治学成就和执着的实践追求,留下了一条永远激励我们奋勇前进的精神印迹。